返回第四百三十三章:物资短缺  夜烬天下首页

关灯 护眼     字体: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         『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』

还在用浏览器看《夜烬天下》吗?你out了,书友都在用本站 "可换源无广告"App 看《夜烬天下》,百万小说免费看,无广告、更新快、云书架永不丢失、语音听书更方便,你还等什么?点击立即下载!
立即下载
终身免费
  碎裂至今半月有余,谁能想到相对独立的阳川经济会以这种方法被镜阁全权接手,原本六大城之间的主商道就需要依赖军阁的驻守,他们自己人倒是可以走一些不常见的小路,反正落日沙漠里的沙匪也不敢对五蛇的产业下手,可眼下整个阳川的地势变得极其复杂,沙漠里到处都是凶险的暗缝,远看着一片平坦,踏上去立马变成流沙往下陷去,还有隐匿其中虎视眈眈的魔物在伺机而动。

  禁军被天尊帝解散之后,这里的救灾是由军阁负责,目前仅仅是抢修了几条主商路,也只供镜阁的专属商队运送物资。

  这样一来,分散在各地的五蛇产业一下子就备受打击,加上大爷、三爷和赵雅接连出事,一贯小心谨慎的柳浒也早就察觉到事出反常,最近几日上头的赈灾物资迟迟不到,柳城就算是美食之都,可以支撑的储备粮食也已经快要耗尽,最为困难的是水源,唯一的水道不谙江到现在还深埋在黄沙之下,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恢复供水,镜阁每日会在城中按户发放水源,但也越来越少,完全不够日常的饮用。

  “哎……”柳浒重新闭上眼睛,晃着摇椅,心头的烦闷无人可诉,这到底是商路困难导致物资迟迟拖延,还是这么长时间以来阳川得罪了镜阁主,遭到了恶意报复?

  镜阁的现任阁主是公孙晏,祖籍东冥万佑城,那家伙原本就是个黑白两道通吃的奸商,自然早就对阳川巨大的利润眼红不已,好在五蛇在阳川盘踞多年,又有高总督、高队长暗中扶持,这才底气十足一直和镜阁分庭抗礼,每年只需缴纳很少一部分的利税,不必像其它地方的商户一样绞尽心思去讨好巴结,这种灰色交易都是上不了台面的,镜阁主就算内心不满,也不能公然表露什么。

  公孙晏和万佑城天禄商行的罗家私交甚好,而天禄商行也是为数不多能在阳川混的风生水起的外地商户,虽然也还不至于威胁五蛇产业,但毕竟他们背后的人是镜阁,让人不得不堤防打压。

  柳浒敲击扶手的声音越来越快,似乎也印证着内心的焦虑越来越重,公孙晏分明在不久前还被人联名举报贪污受贿数额惊人,原以为能借此机会扳倒他,谁想到率先倒台的人竟然是高总督!一夜之间帝都变了天,年轻的皇太子登基称帝,镜阁主是护卫其身边最大的功臣之一,理所当然的官复原职,又重新掌握了飞垣的经济大权。

  从那一天起他就隐有预感,安稳平静的生活,或许将迎来终结。

  高瞻平煽动二皇子政变这事他从一开始就不看好,果不其然也是一败涂地,就连挑拨百姓引发民怨的计划也没能如愿以偿,若说有什么收获,大概就只是靠陷害蔺青阳,让本就声名狼藉的军阁被骂的更惨了?

  柳浒长长叹着气,唉声嗟叹,不痛不痒的骂几句有什么用,赈灾的商道还需依靠军阁的力量才能正常运输物资,真那么有骨气不想接受人家的好,那就只能饿死渴死!

  百姓那里会想这么多,眼下最重要的事情就是生存,就算要骂,也得吃饱了才有力气骂。

  柳浒又是一声叹,扭头望向桌子上还算丰盛的菜肴,觉得口干舌燥完全没有胃口,想倒杯凉茶解解渴又发现摆着的是一壶清酒,顿时柳浒眉头一蹙,对管家说道:“换壶茶来,水也行。”

  “二爷……”管家为难的搓着手,嘀咕道,“这三天镜阁发的水完全不够喝,现在城里已经是滴水如金了,好在咱的食库里还存了不少酒,您就将就一些,先喝点清酒……”

  “是大家都没有,还只是不给我?”柳浒眉间不快,管家听见这话,也不敢隐瞒,冒着冷汗回道,“现在去领水都得登记,虽说是每家每户都有,但实际我们领回来的水桶都没装满,有的连一半都不到,而且城内一直有金乌鸟在巡逻,这两天的数量还特别的多,我们想和普通人‘借’一些,也、也都很难下手,要是被发现或者被告状,那就惹大事了。”

  柳浒瘪瘪嘴,这么明显的针对他怎么可能猜不到原因,但眼下五蛇自身难保,他当然不能这种时候再得罪镜阁,管家见他面容不快,赶紧上前给他倒了一杯清酒递过去,一口入喉,原本就干的冒烟的嗓子更是难过非常,柳浒厌烦的摆摆手,望着桌上的菜,果然也是没有汤,他只能挑了些青菜叶嚼着,其它的肉是看都不看,管家眉头紧锁,半晌才从旁提醒道:“二爷,其它的菜也都吃些吧,我们的食材不多了。”

  柳浒“噼啪”一下摔了手中的筷子,管家吓的哆嗦了一下,赶忙回道:“二爷之前有过命令,不让尝鲜堂收购引游人送来的食材,现在物资紧张,又被镜阁刻意针对克扣,今下午我才去食库盘点过食材,咱这府上一大家子有二百来号人呢,如果再没有新的库存补进来,最多也就撑个三天。”

  “让下人们全部滚出去自己找饭吃!”柳浒气不打一处来,他好歹也是柳城首富,经营着远近闻名的八仙庄,竟然有连家里下人都养不起的时候!管家点头哈腰的陪着笑,心里叫苦不迭,柳府的下人们基本都是一口价买下来,一直要干到不能干活的时候才会被换掉,而现在镜阁严格控制着赈灾物资,为了防止有人多领冒领,登记都要详细到门户,这要是把人都赶出去,他们就成为流浪人,是要饿死街头的!

  但这种节骨眼上,管家也不敢多说一句话,柳浒眼里全是疲惫,示意管家把清点的账本取来,然后掰着指头计算着库存,终于无奈的摆摆手,深思许久,低声吩咐道:“明天从引游人那里采购一批‘食材’救急吧。”

  “是,是。”管家莫名松了口气,丝毫也没注意到柳浒的神色全是不安,他们兄弟几人之间原本是有特殊的联络手段,现在大爷、三爷和赵雅完全失联,鸠城的四爷也和他一样低调行事,这种天灾人祸的时候,他本想避避风头在家里躲一段时间,等灾情缓和之后,若是上头没有刻意针对,他就找个机会溜之大吉算了,可偏偏旁边的六樗山一夜之间夷为平地,让阳川和羽都神奇的出现了一条通路,而那条路的对面,就是他年轻时候经常去的地方,七禁地之一,魑魅之山深处,异族人群居之所。

  他在柳城扎根多年,私下里培养了不少优秀的引游人,一直在为他源源不断的提供罕见的“食材”,可惜莽夫终究是莽夫,空有一身蛮力完全看不清局势,都这种大难临头各自飞的时候了,他们竟然一点也感觉不到来自高层的压迫,反而一股脑的扎堆跑进了禁地,想要抓几个更为罕见的异族来献给他以示忠心,甚至引得两位禁地神守亲自出手镇守被破坏的通道。

  忠心不假,没脑子也是真的,飞垣早就变天了,柳城也好引游人也罢,迟早都要被新的皇权整顿,借着天灾发横财,这是要把他一起逼上绝路啊!

  柳浒揉着眼睛,头疼不已,但眼下也没有更好的办法,镜阁刻意打压自己,活人总不能真的被饿死吧?

  柳浒哀叹摇头的同时,萧千夜和安格已经掩人耳目的回到民房,阿宁一个人坐在客厅等着两人,才烧好的热茶只喝了一小杯就被放在了一旁,已经又冷了下去。

  “好浪费。”安格嘀咕起来,赶紧扑过去连续喝了三大杯,又对萧千夜说道,“你也多喝点,现在城里的水资源可紧张了,我们每天都只能领到一点点,千万别浪费。”

  “安格……”阿宁听见这话忽然跳起来,像想起了什么不可思议的新鲜事,抓着他的胳膊说道,“今早上我去领水和食物,他们先是按照惯例只给了我一点点,我还在担心三个人不够分,可再等我回到家里一看后院,不知道哪里送来好大一桶清水!别说是喝水了,你现在去泡澡都够!还有食物,这几天能有几片菜叶子就不错了,今天居然发了肉,真奇怪,难道是商路通了,给的也更多了?”

  “还有这好事?”安格将信将疑的跑到后面一看,惊得眼珠子都差点掉下来,真的有一桶清水就那么莫名其妙的放在地上!

  他僵硬的扭过头,疑惑的看着萧千夜,忽然眨眨眼睛问道:“该不会是你的行踪暴露了吧?你以前是他们的老大,和昆鸿的关系应该也不错吧?难道是他发现你来了,念及旧情给你送了水和食物?”

  萧千夜冷着脸,莫名瞟了一眼隔壁的房间,明溪似乎已经睡下了,但萧奕白好像又不知道去了哪,他找着理由随口回道:“应该只是商路通了吧,我现在是军阁追捕的逃犯,昆鸿要是知道我在这,他应该带人来抓我,而不是给我送食物和水。”

  【章节未完,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,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】

【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】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